看啦又看小说网(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27章 吾有明月兮1

    (更新之后该睡午觉了!求订阅?。。?br />
    曲唯道站出来说这么句话,却更是让魏无忌没有想到的。(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

    但正因为如此,才让魏无忌有些感动,也让他重新认识了一下曲唯道,这个外表看起来很是古板的人。

    “魏无忌,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轻浮无礼,即便位列封君也是如此!”这时,熊俊终于开口道。

    将熊俊神色平静,魏无忌便知道这位楚国公子,这两年也长进了不少。

    于是魏无忌也收起笑意,然后道:“你与我这轻浮之人分辨,岂不同样轻??!”

    这话之后,熊俊反而笑了起来,然后道:“我不与你争口舌之快!”

    说完这话熊俊便径直离开了,这在里和魏无忌争确实没什么意思,而且他现在也没心思与魏无忌争。

    望着熊俊远去的背影,魏无忌不由感慨道:“看来,这位楚国太子,心里也藏着事儿??!”

    这个时候被派到上洛,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太子该做的是,楚国对周室可没那么多忠心。

    此时,曲唯道则小声道:“公子,这位太子熊俊,在楚国位置可不是那么稳当,他还有位颇得楚君喜爱的弟弟!”

    这下魏无忌便明了,熊俊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了,也难怪这位太子此时心情不畅,想要一个人静静了。

    好在,他们这些使臣在广场上也没等多久,便有礼官从王宫深处走来,引领着诸国使臣进入宫内。

    随着使臣队伍的行进,魏无忌徐徐进入王宫深处,这些大方曾经他都来过。

    只不过当初的王宫还是笙歌曼舞,而此时却是一片惨白,凄冷之意蔓延。

    很快,他们便被引到了一处大殿之外,随后便有礼官在大殿台基之上念起了各国使者的名号。

    第一个被叫到的便是楚国,毕竟是大国太子出使,周室自然不敢怠慢。

    然后被叫到的则是秦国使臣,魏无忌看去才发现,这位秦国使者却是长着一张沧桑的脸,显然又是军中派来的武将,这也算是秦国出使的传统了。

    颇有些出乎众人预料的却是,第三个被叫到的却不是昨日的齐国使臣,而是第一次入宫的魏国人。

    实际上,当魏无忌听到礼官念出武扬君的名号时,他本人也很是意外。

    虽然魏国是首席强国,但和周室之间的关系可算不上和睦,按理说也该是先叫齐国才是。

    其实,周室的算盘也很是简单,就是使了个小小的离间计而已,现在的魏国和齐国处于短暂的蜜月期,对周室来讲可算不上好消息。

    但魏无忌现在可没工夫想这些,他已经在内侍的引领之下,缓缓迈步走上高处大殿,最终跨过门槛进入了大殿之内。

    驻足大殿门内,天子的灵柩便安放在大殿正中,旁边而大殿两侧皆是跪坐于地,是不是发出阵阵哭啼声的大周王族。

    就在魏无忌观察着殿内情形的时候,站在姬昭灵柩前的太子姬宵,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位名传天下的武扬君。

    实际上,此时的姬宵已经被称为天子,只不过还未正式经历登基大典而已。

    “外臣入拜!”此时,礼官声音响起,将愣住原地的魏无忌点醒。

    魏无忌往前走到软垫处,然后徐徐跪拜下去,对着天子的灵柩拜了三拜。

    当初姬昭活着的时候,魏无忌还用甲胄在身不便行礼的理由搪塞他,没给他跪礼参拜。现在姬昭死了,反而还享受到了魏无忌的跪拜,这不得不说有些可悲。

    其实魏无忌心里也是不想跪的,但现在的他也不是当初那样天不怕地不怕了。如今寄人篱下,还是老实一点儿为好,当初他能活下来那是运气好。

    三拜之后,魏无忌便利索的站起身来,然后在内侍的引领下来到大殿左侧,那里已经有了他的位置。

    当重新跪坐在地上,魏无忌左右打量之后,便发现自己右侧是秦国人,再右边便是楚太子熊俊了。

    想着今日要在这里待上一天,魏无忌便有些头疼,这完全就是来坐牢的??!

    但好在,此时他也不是全无事情,跪坐在软垫上的他目光不断在对面王族中搜寻着。

    昨天夜里他可对某人记挂了一夜,此时自然要赶紧搜寻到。

    可惜的是,魏无忌几番扫视之下,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人。

    这让魏无忌不由担心起来,姬挽月到何处去了。虽然她是周室公主,可并不得父兄关爱。

    难道挽月她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也要遭受刁难?

    想到这里,魏无忌顿时火起,心里更是将周室王族里的某些人恨个半死。

    而魏无忌变得不好看的脸色,也被他旁边的秦国使臣察觉到,便转过头来看向了魏无忌。

    “怎么,魏国公子莫非是坐着不舒服?”此时,秦国使者有些挑衅意味道。

    “天子驾崩,海内无不悲恸,难道秦使坐在这里很舒服?”魏无忌反讥道。

    两人之间的对话声音虽然不大,可却是被不远处的姬宵给听到了的,这让对话的两人便有些尴尬。

    两人这才安静下来,秦使也将自己要回怼的话给咽了回去,毕竟还是要给王室留那么一丢丢面子的。

    大殿外还在不停的进人,都是各国派来的使节,但这些人对规矩都很了解,所以一个个也都很快落座。

    而那些三等小国们,可就连进入大殿的资格都没有,只是在大殿门槛外败绩天子灵柩,然后便只能在殿内守灵。

    从这种安排来讲,周室也是真的够现实的,三等小国没被他们放在眼里,就如同周室也被五大国看不上一样。

    后面无疑就单调了许多,除开时不时传来一些妇人的哭啼声,大殿里一片安静。

    坐得久了,魏无忌不由有些昏昏欲睡起来,这也是最为煎熬的,要是真酣睡起来出丑了,那他魏无忌的脸也就丢尽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得很慢,可有时候又过得很快,人总是在这两种感觉中徘徊。

    当一声钟响之后,整个大殿内才恢复了些生气来,原来是中午用膳的时间到了。

    随后,在礼官的指引之下,殿内众人尽皆起身,徐徐往大殿之外走去。

    可魏无忌却没有立即站起来,无他……坐久了腿麻。

    同时,在这时间他也没有放弃搜寻的目光,死死盯着走出殿外的每一个人。

    当大殿内变得越来越空的时候,盯着门口的魏无忌终究失望了,他没有看见自己朝思暮想那人。

    直到……当他不经意转头,看见对面和自己隔着十几米处,站在大殿最边上的那位白衣丽人。

    他在看着对方,对面那人也在看着他。

    四目相望,良久无言,可两人脸上,却是同时出现久违的,自然而舒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