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六章 罪恶在持续

    “有人?!”

    毛龙儿本来就只是鸵鸟精神,不敢面对朱慈而已,实际上刚才虽然她被本能所左右,但却仍然记得自己之前做过什么。(www.k6uk.com)

    正是因为记得,才用被子蒙住了头。大脑空白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来第一次**,有些不知如何接受,二来她想起刚才在朱慈面前的荡漾表现,实在是羞死人了。

    虽说,蒙着头,却仍然注意外面的动静,在听到朱慈的话后,忍不住起了身,看向正往床底下窥望的朱慈。

    床下有人?

    那么刚才……他们之间做的羞羞事情,都被听到了?会是谁?毛龙儿紧张的看向床边,等待着答案。

    朱慈的厉声呵斥之下,床底下的人终究隐藏不住,嘤嘤嘤的哭着。那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在被发现之后,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床底下的灰尘,沾在小女孩的脸上,活像一只大花猫。

    即使如此,那些灰尘仍然遮盖不住其下那粉嘟嘟的小脸。

    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拿着刀的朱慈,露出了害怕的样子。

    七岁的小女孩长的有通古斯系女真人的特征,亦有东亚人种的特点,非常明显的混血儿。

    当然……从穿着上来说,光鲜的丝绸布料,刺绣的小坎肩,发髻上的金银坠饰也足以说明,她的贵族身份。

    躲在了床底下的小女孩,想必应当是看到外面战乱避祸于此,碰巧被朱慈发现罢了。

    哭泣着的小女孩,很可怜,似乎也很无辜,这让朱慈想起了昭仁,那便和她一般的年龄。

    战争,本就不应当让女人孩童牵扯进来。

    但是,无论如何逃避,残酷的战争之下,所谓的无辜者,根本不足以幸免于难。

    眼前的小女孩是谁,已经不重要,在向全沈阳下达了屠城的命令后,只要是鞑子……无论老幼,都已经不能存在下来。

    “何故生于鞑清家!”

    朱慈叹息一声,举起了刀。

    他能做的,唯有让她尽量不会痛苦的死去……而已。

    毛龙儿别过脸,不敢看。

    小萝莉哭喊着。额捏,额客之类满语,朱慈完全听不懂。

    她后退,她抱着头。

    只是,在屠刀面前,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

    啪的一声,一块木质腰牌掉在了地上。

    吸引了朱慈的注意。

    余光中,似乎看到了汉字,看到睿亲王的字样。

    睿亲王多尔衮的大名,朱慈还是知道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朱慈暂时熄灭了杀意。

    捡起来那掉落的木牌。

    这玩意相当于古代的身份证,一些有身份的人,朝廷都会制作腰牌,以便于装逼。

    明代有,鞑子仿明,当然也有。

    这块腰牌,应当便是记录着这个小萝莉的身份。

    由满汉蒙三种文字书写而成。

    朱慈只看的懂汉文。

    大清睿亲王爱新觉罗多尔衮之女。

    爱新觉罗东莪格格。

    嗯……多尔衮的女儿。

    等等……多尔衮的女儿?

    朱慈好奇的再次看向小萝莉,却已经是另一种复杂的神色。

    传说……多尔衮那方面非常不行,到死便只有一个女儿。

    竟然便是这个小姑娘。

    只是……东莪,东莪!莪……这个字很有意思,这是多么操蛋的父母,才会给女儿起如此操蛋的名字!

    就好像福临门一样,为什么不叫金龙鱼?

    鞑子起名的脑回路,总是如此清奇。

    既然是多尔衮的女儿,兴许还是有些用途的。

    这么一想的话,朱慈暂时收了屠杀的心思,将刀收了起来。

    ……

    毛龙儿已经在穿衣服了,对朱慈仍然有种不好意思面对的样子。

    “还能起来么?!敝齑鹊?。

    “能?!泵氐?,似乎想要证明这一点,试图站起来,但是双腿已经麻木了,竟是软了下来,差点跌倒。

    被朱慈及时扶住。

    “圣上?!彼淙恢皇切⌒〉墓匦暮统鍪?,但对毛龙儿来说却已经很满足。

    那坚强的手臂下,有一种足以支撑着她的力量。

    “嗯,回京之后,便封妃于你?!敝齑纫膊皇遣桓涸鸬娜?,虽然这事情挺被动的,但该给的名分,是一定要有的,万一一炮就中,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毛龙儿是有羞又喜,压在她心中的那块忐忑不安的石头终于碎掉,只这个保证,就足以让她再没有任何顾虑。

    立刻谢过圣上。

    一朵鲜红的腊梅花,绽放在床单之上,毛龙儿依靠着朱慈,回身看了眼,却有些怅惘。

    ……

    等到朱慈和毛龙儿从永福宫走出的时候,侍卫依然恭敬的守卫在门口。

    侍卫在外面,自然知道圣上在做什么妖魔鬼怪的事情,甚至于还侧耳倾听,那种美妙的响声。

    那动静,还真是让他们羡慕,圣上这能力也太强了些吧。

    时间似乎还很持久。

    年轻……真好。

    当然,更令侍卫们吃惊的是,圣上和毛妃出来后竟然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我去……这效率也太他妈的高了吧。

    当然,认清了现实的侍卫,意识到,那是宫内窝藏的鞑女,本本分分的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的失职,万一此女对圣上不轨,那他们的罪过就大了。

    “臣等失职!未搜出此女?!?br />
    “起来吧?!敝齑鹊?,并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过多的计较,将东莪交给一个侍卫后道?!按氯?,好好看管,暂时不杀?!?br />
    “是?!?br />
    天色已经近暗,这一天也快结束了。

    朱慈等人回到崇政殿,那边的事情仍然没结束,二百多人呢,那能这么容易,就算是一人一分钟,也……要好久啊。

    并且,人数还在增加,完事的人心满意足的下去后,便去替换其他当班的明军过来。

    同时从各处汇聚来入邀军功的士兵,也会顺便加入其中。

    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的。

    “高杰呢?怎么一直没见他?!闭飧鍪焙虻闹齑?,则是开始过问军事,再怎么作恶,这里仍然是沈阳。

    处于绝对的危险之中,稍不留神便会玩脱。

    “兴国公带人出城去追鞑子小皇帝了,至今未归?!本看鸬?。

    朱慈不由的有些担心,这高杰有些上头啊,福临门忽然很关键,但也得保持清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