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9章 我会变鱼,他会么?

    赶了一天路,有些累,两人便在一个稍大的城镇打尖住下。(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

    祁凰心里惦着事,怎么也睡不着。

    虽然自己跟祁小鸾没什么太深厚的情分,但想到她已葬身大海,还是难免心痛。

    才十五岁的年纪,像刚刚绽放的花朵一样娇嫩美丽,还未来得及享受人生的美好,就这样凋零了。

    也许,自己不该心软,应毫不犹豫将她送回京城,即便这样做很残忍,至少不会让她丢了性命。

    可事已至此,就是后悔也没用了。

    但愿,此次汐国之行顺利,否则,那些死去的人,就真的是白死了。

    翻了个身,将脸颊埋进被褥,企图强迫自己沉如梦乡。

    可到了后半夜,她又是心烦,又是燥热,更是难以入眠。

    掀了被子,索性推开窗户,坐在窗台前欣赏夜景。

    刚坐下,两手搁在窗台上,鼻端就隐约嗅到一股淡淡的沁香,带着淡淡的清新水汽。

    她咦了一声,轻声开口:“凤凤,你在吗?”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竟真的得到了回应。

    “我在?!?br />
    那声音真的太好了,让寂寥的夜,也变得沉醉起来。

    她咬了咬唇,迟疑了片刻,才出声道:“你怎么不去睡?”

    “睡不着?!?br />
    睡不着?和她一样?

    “为什么睡不着?”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就闪了过来。

    他长发半散,一张玉色容颜姣如秋月,就那样趴在窗台前,与她对视:“想到你不喜欢我,我就睡不着?!?br />
    她蹙眉,“我没有不喜欢你?!?br />
    “那就是喜欢我了?”他话语里带着几分欢喜。

    还真是打蛇随棍上,就不能给好脸,可近距离看着他的眼睛,又说不出绝情的话来,只道:“不是那种喜欢?!?br />
    “那是哪种喜欢?”他不气馁:“破庙里,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喜欢我,还特意强调,就是那种喜欢,我没记错吧?”

    旧事重提,故意气她吗?

    不过也怪不得他,当时自己的确是这么说的。

    就是现在,这句话也依旧有效。

    可她不想让他知道,总觉得说太多,自己就陷进去出不来了。

    “凤凤,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彼γ忻锌此?,用很郑重的口吻道。

    他半窄了眸子,坚决道:“不,我不要和你做朋友?!?br />
    她唬下脸:“不做朋友,那就是敌人了,从现在开始,咱俩恩断义绝?!?br />
    他笑着握住她的手,死死扣在掌心:“凰儿,咱别闹了,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不是唬你玩,你不愿接受也没关系,我能等?!?br />
    又是一个愿意等的?

    可她不愿意。

    她用力抽手,“我说的也是真心话,不管你愿不愿意等,我都不会接受你?!?br />
    他眸色一黯:“你讨厌我?”

    “不!”几乎是急切地去否认,说完后,又有些后悔:“我不讨厌你,我只是……”

    “我不知道你究竟在执着什么?!彼谖且睬坑财鹄?,甚至带了几分斥责:“我当初就说过,不要用仇恨来惩罚自己,你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

    “我不是一意孤行?!敝沼诮滞耆槌?,她捧住他的脸,将滑到面颊前的青丝,为他顺到耳后:“凤凤,这是我的心愿?!?br />
    他一动不动:“你的心愿是做皇帝么?”

    “你是太子,你应该比我更明白,两手空空,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br />
    “我可以?;つ??!?br />
    “容凤,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彼帐?,目光平静地看着他:“我谁的?;ひ膊灰?,我的自由,只有我自己能够给予,我喜欢什么人,接纳什么人,也只能由我自己来决定?!彼幕坝锊恢?,稍微轻一点,他就会听不到,但正是这样的语气,让他第一次感到无可奈何。

    “凰儿,你不愿接受我,那苏景骞你为何……”

    没说完,就被她打断:“我没有接受苏景骞?!?br />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眼底却写着欢喜:“没有接受他就对了,他不是好人?!?br />
    她抬眸,“你这样就不厚道了,干嘛老说人家苏太医的坏话?!?br />
    “他不照样也说我坏话?!彼辉诤?,望向她的眼神,越发清亮:“凰儿,你不要喜欢上他好不好?”

    “你管的可真多?!彼焓?,将他的脸推向一边。

    他顺势握?。骸盎硕?,我比他好多了,你若是想找个夫君,一定要选我?!?br />
    被他这口气逗笑,她故意问:“人家烧了一手好菜,又会看病,你会什么?”

    “我长得好看?!?br />
    嘴角狂抽,是,你长得是好看,不用一再强调?!八さ靡膊焕蛋??!?br />
    “我体贴温柔?!?br />
    她咂咂嘴,“苏太医也很体贴温柔?!闭獠皇撬祷?,苏景骞的确是个温润如玉的人。

    “我听话?!?br />
    嘴角又是一抽:“人家苏太医不听话吗?”

    “我会变鱼,他会么?”

    呃,好吧,你赢了,苏景骞的确不会变鱼。

    见她不说话,他嘴角轻勾,满脸的得意:“凰儿,在京城云天的西南方,有一片名为珍珠湾的地方,那里有无数美丽的珊瑚与贝壳,还有五光十色的珍珠,漂亮极了,但人类无法到达那片水域,改日我带你一起去,你一定会喜欢的?!?br />
    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幼稚又花痴的小姑娘?

    “那里还盛产一种名为芝炎草的植物,可以助人大幅提升内力,固本培元?!?br />
    “真的么?”嘲讽的话语,变为惊喜的追问。

    “当然是真的?!彼σ饧由?,就知道他的凰儿会对芝炎草感兴趣,微微垂下眼,掩盖住计谋得逞的狡狯:“那里也只有鲛人能够进入,人类去了,必死无疑。不过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br />
    祁凰看着他,恍惚中,仿佛看到了摇着尾巴,绞尽脑汁讨自己高兴的玉符。

    “凤凤,我……”

    “小心!”骤然间,他神色剧变,原本抓着她的手用力一推,窗棂砰地一声合上。

    一切来得又快又突然,祁凰猝不及防,在他的大力一推下,重重跌倒在地。

    娘诶,痛死她了!

    站起身,没等询问发生了什么,一蓬鲜血,就在窗棂上溅开,泼墨一样,狷狂刺目。

    很强的杀气,自窗外扑来。

    原本打算追出去的脚步一顿,同时,一只锋利的长剑,倏地刺穿门板,将坚硬的门板劈成两截。

    好在她及时驻足,否则这会儿被劈成两截的,就是自己了。

    门板轰然倒塌,一片烟尘中,有人手持长剑朝他飞扑而来。

    手边没有武器,只能抓过桌上的茶壶,灌以内力,朝那人丢去。

    趁对方闪避之际,她向后一跃,从窗户中跳出。

    屋内空间狭小,对自己不利,她只能先将对方引出房间。

    果然,那人随后跟着跃出了窗户。

    原打算采用迂回战术,可对方显然不是一般杀手,隔着三丈远的距离,一掌挥出,直接打在她的后心。

    他大爷的,这家伙的内力也太恐怖了吧!

    脚下一软,跌在了房檐之上。

    百忙中,她回头看了眼容凤那边的情势。

    一共有九名杀手在围攻他,即便他武功绝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抽身而出,且那些围困他的杀手,武功修为,不必追杀自己的这个差。

    而自己这边,需要面对的只有一人。

    看上去,似乎这些杀手的目标是容凤,但事实上,他们的目标,是自己。

    九名顶尖杀手,能做到的,也不过是暂时将他困住,而自己这边,只需一名杀手,就能完成任务。

    已经没时间去想,究竟是谁想要自己的命,杀手已紧随而至,再想不出脱身的办法,她今个儿怕是真要交代在这。

    “祁凰!”容凤几次想要突围而出,却都失败了,那些杀手缠得很紧,根本没有给他一分一毫的突破机会。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她的大多时间,都花在了练习招式上,除了叶三娘要求她修炼的内功心法以外,其他的,她从未涉足。

    如今才知道,内力薄弱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现在,她只能靠灵活多变的招式,来应对敌人。

    唯一的希望,就是拖到容凤脱身,来帮她解围了。

    杀手似乎也看出了她的目的,攻击的速度越来越快,使出的招式也越来越狠辣。

    该死的!

    容凤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她见识过他的武功,对付这几个杀手应该不成问题,可为何迟迟没有脱身?

    对此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他故意拖延,见死不救,另一种,则是杀手熟悉他的攻击方式,招招克制,才让他迟迟找不到突破口。

    不管是哪一种,他再不来相救,她恐怕就看不到明日初升的太阳了。

    “祁凰,小心!”

    容凤一声高喝,她察觉到危险,极力闪避,但一股强大的死亡之气却如影随形。

    霸道中带着杀意的气息,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伴随着气流的加快,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五内俱焚。

    逃不开,躲不掉,双脚像被黏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

    糟糕!

    快想点办法,再想不出办法来,她就真的要死了。

    情急之下,她脑袋一片混沌,竟开始运起了叶三娘教她的内功心法。

    明知毫无作用,却抱着一分可笑的希冀。

    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围绕在身上的那股强大劲气,却慢慢地变弱了,不但变弱了,那股劲气,还与自己体内的气息相融合,相贯通,仿佛成了自己内力的一部分。

    睁开眼,一眼就看到杀手脸上那副见了鬼的表情。

    “怎么可能?”他喃喃一句,这时,身后一道青影闪过,接着听到噗地一声,杀手的心脏,被容凤生生给掏了出来。

    临死前,杀手脸上还保持着那副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的表情。

    祁凰看到他手上那颗心脏,忍不住呕了起来。

    这么优雅美丽的人儿,怎么杀起人来,却如此暴力,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真是奇了,这些天总是碰见要杀我的人?!崩鄣猛蚜?,她索性在房檐上坐下。

    他蹲下身,仔细审视手中的心脏,她见了,连忙道,“别看了,不觉得恶心吗?”

    他抬起头来,郑重道:“刚才你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啊?!彼煌肺硭?。

    “不,你刚才原本该死的……”

    她抽动嘴角,敢情你老人家还想让我死啊。

    “不说这些了?!彼沼诙羰掷锏男脑?,“最近你小心些,晚上最好与我睡一间房子,这样比较保险?!?br />
    呸!谁跟你睡一间房!

    假装没听到他刚才的话:“你认为,这些杀手会是谁派来的?”

    他分析道:“谁都有可能,苍国,郯国,昱国……”顿了顿,“甚至汐国的人?!?br />
    她点点头,无语望天:“好吧,我的命,从来没有这么值钱过?!?br />
    “你的命当然值钱?!彼鹕?,作势要来抱她。

    “你干嘛?”她压住他的手。

    “抱你回房?!?br />
    她连忙站起身:“别别别,我自己回去?!?br />
    走了两步,她又倒回来:“你究竟怎么知道我是女儿身的?”

    他牵了牵唇角,这丫头对这问题还真是执着:“我偷看你沐浴,你信么?”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既不生气,也不惊慌,他很奇怪,怎么被自己偷看了身子还能这般淡定?

    可祁凰接下来的表现,让他了解到了什么叫做女人的怒火。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就只能……”抬腿,冲着某个部位狠狠一顶:“废了你?!?br />
    他脸色骤变,痛得弯下腰去。

    她却乐了,抚掌道:“原来鲛人也是有那什么的,我还以为你是太监呢?!鄙洗蚊幻?,但这次顶到了。

    一边吹着小曲,一边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门合上后,她轻快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

    想要自己性命的人究竟是谁?

    会是容凤吗?

    不,不会是他。

    若不是他,那就只能是对他极为熟悉的人所为。

    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红发男子的身影,他说他认识容凤,而且她也曾听容凤提起过他,最有可能的,便是他了。

    时谨。

    这个人,她今后一定要小心。

    “喂,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起床?!?br />
    晚上睡得迟,早晨正睡得香甜,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很是聒噪。

    她掀开沉重的眼皮,眨了两下。

    果真天际大亮,阳光明媚,一不小心,她竟直接睡到了晌午。

    “你谁啊——”拖着长长的语调,准备起来穿衣,目光一转,看到一具莹白的身子,劲瘦结实,修长有力。

    噗!

    这次不是喷水,而是要喷血了。

    “你你你、你干嘛在我房子沐??!”

    刚醒来就看到如此劲爆场景,这也太刺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