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八十三章 身世

    李景霆看着女子背影,迟疑了两番,终于跟上去,叫道:“大胆丫头。(www.k6uk.com)你一个劲儿往前冲,如何识得金翅楼的路?”

    香佩一滞。讪讪地转身,略带窘迫地一福:“是奴婢莽撞了。奴婢斗胆,请王爷指个路儿?!?br />
    李景霆却没有立即带路。而是目光凝在女子颈间剑痕,手伸出又缩回,缩回又伸出,终于下定了决心,撕下了白缎内袍的一角。

    “拿去。自己包扎下。先把血止住?!崩罹蚌寻锥刑醯莞?。

    香佩怔怔,第一反应是天上掉下的金元宝砸中自己了。她惶恐又感激地拜倒:“多谢王爷!奴婢微贱之躯,怎敢劳烦王爷破损缎衣!奴婢命硬,还有得活,不敢叨扰王爷关心!”

    李景霆一副懒得听的样子,干脆把白缎条扔到地上:“你若见了辛姑娘就没了,辛姑娘还不得怨本王来?快点!本王没那么多耐心!”

    香佩被唬得缩缩脖子。连忙捡过白缎条,包扎住脖颈,虽然还有血滴渗出,但总归些微止住了。

    李景霆待她弄好,遂在前往上行去,步伐稍微放缓,有意让女子跟上去,亲自为她带路,香佩道了声多谢王爷,也识趣地跟了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穿过竹林间的石板路,踏过青山跨过溪上玉桥,逐渐出现在雕梁画栋的宫室群落中。

    香佩沉默地踩着李景霆的步子,低头敛目。李景霆走在前,却是忽的开口了。

    “你不仅懂阵法,也通兵法?”

    香佩眉尖轻蹙,迟疑道:“或许罢……奴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懂什么,反正打小爹娘让奴婢看的,奴婢就看了……方才那些很难么?”

    “难?”李景霆意味不明地一声轻笑,“小厮不是说过么,连御林军都不一定闯得过。最后一阵,伏龙先生也花了三日解出。你说难不难?”

    香佩歪头思索片刻,依然面露茫然:“听起来是难罢。奴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打小爹娘让奴婢看,奴婢就一个人看。没有教书先生,更没有同窗,连这些东西叫阵法,兵法,也是从卷策内容间得知。后来奴婢入了辛府当丫鬟,端茶送水,伺候姑娘,就更没人谈及这些了?!?br />
    李景霆端在腰际的右手指尖一紧,不动声色的握住了佩剑剑柄,只是这个小动作并没叫香佩瞧出,询问如昔传来。

    “寻常百姓家女子,德容言工三从四德,怎会习得兵法。你爹娘怎么想的?”

    “奴婢更不知道了。奴婢连爹都没见过,就有娘不停说,我爹让我学这个,我爹让我怎么怎么。其余的奴婢问过,娘都守口如瓶。反正,奴婢学得越精进,娘亲就越如释重负,好像爹爹就越高兴?!毕闩逅蜒白偶且?,语调带了黯然。

    李景霆在前,香佩在后,女子看不见男子的表情。但此刻道路两旁行礼的侍从,却被李景霆的脸色吓得不轻。

    那是一脸铁青。瞳仁被夜色笼罩,闪烁着危险的幽光,让人但凡只瞧半眼,便觉心肝震彻,膝盖骨儿打哆。

    然而,李景霆的语调平淡如昔,传到女子耳里,并未有异样:“你听你娘的话,你娘为你爹办事,那,你爹是谁?”

    “不知道?!毕闩逯苯亓说钡匾⊥?,“奴婢问过千万次,也跟踪过娘万千次,可从来都不知道爹是谁,连爹姓氏都不清楚。折腾到现在,奴婢也不求了,反正我娘说,时候到了,一切都有分晓?!?br />
    李景霆握住剑柄的指尖蠢蠢欲动,杀意酝酿,言辞却愈发寻常:“告诉本王,你记得的,读过哪些卷策?”

    “也不知道?!毕闩逋芬〉酶贫?,“卷策大多是誊抄拓印,应该是家里作的,可读是可读,但装裱极为简陋,只寥寥印有一二三四五等编号?!?br />
    “那是为了避免消息走漏。同时,也为了避免你知道自己读的是什么,避免你不小心说出去,惹出乱子来?!崩罹蚌闹讣馇崆媒1?,声音乍然变得阴冷。

    “说,你到底是谁?!?br />
    几个字寒意迸发。无形的剑光蕴育,顷刻便斩首而来,直逼女子咽喉。

    香佩吓得腿一软,慌忙跪倒:“王爷恕罪!奴婢,奴婢自己都不清楚!王爷的问题,奴婢从小到大,问了无数次也没答案!”

    李景霆脚步顿住,没有回头,如山的背影投下一爿阴影,教人看得心凉,搁在剑柄上的指尖已经抽出了剑刃三寸。

    一劫未过一劫又起。杀意伺机而动,竹林中的风都压抑不言。

    良久,李景霆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冰冷的字眼:“你是辛姑娘的丫鬟。你的秘密,便为辛姑娘所有?;蛐硭?,或许她不知道,好坏都是她的局。本王不愿为她越俎代庖?!?br />
    李景霆的指尖终于离开了剑柄,瘆人的嗓音开始恢复温度:“但是,若某一日,你对辛姑娘不利,本王的剑,随时会取尔首级!本王会永远监视你,你好自为之!”

    香佩后怕地发了一身冷汗:“奴婢……奴婢记下了……谢,谢王爷……不杀之恩……”

    李景霆点点头,转过头,看着跪在地上惊惶不安的女子,还有方才一动弹,脖颈间又开始渗出的血迹,脸色缓和下来:“起来罢。本王不多话了。前方就是辛姑娘的厢房,你径直去,给她传话罢?!?br />
    香佩连声叩谢。刚要起身,身前便投下一片阴影——

    原来李景霆蓦地蹲下身,亲自伸出手,很自信,很认真,为她重新包扎脖颈的缎条,才刚裂开的剑痕被良好地控制住了恶化。

    “彼时见了辛姑娘,她若问你伤从何而来……咳咳,汝好生点说……别让她对本王起什么偏见,诸如冷血嗜杀之类,切记切记……”

    香佩浑身僵住了。

    男子的话她听得依稀。倒是近在咫尺的面容,剑眉斜飞入鬓,星眸如寒星璀璨,冷峻的脸部线条虽然起了些青胡茬,却更添男子独有的气概。

    她能清晰闻到,男子衣衫间高贵又冰冷的熏香,能感受到,男子说话时唇齿间扑来的炽热气息。

    香佩眸色一晃,脱口而出:“王爷对我家姑娘真好?!?br />
    李景霆指尖滞住。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有……那么明显?”

    方才还冷漠可怖的男子,忽的就变了个样子:眸色躲闪,不敢看香佩,像被猜出心事的小孩,带了股手足无措,浑身的戾气也收敛到干干净净,取而代之一抹温柔如春,连耳根子也悄悄染上了一抹红。

    在日光的照耀下,宛如丹心一点红。平添柔情千绻,男儿情深义长。

    像个孩子。提到心上人时,就像了个孩子。

    香佩笑了,笑得眸底秋水涟涟,笑得自己也不知何时,红了耳根子:“嗯!”
  •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