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足球游戏 www.9bsz.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白四十八章 交战

    他与交战过很多次,自然清楚高层的手段,所以此时并不着急,反而由攻转守,身形飘忽不定,同时召唤出各种由阴气组成的暗系召唤物对对方进行骚扰。(看啦又看小說)

    那些暗系召唤物只具其形,没有太多攻击力。不过它们在干扰感知视线等方面倒是一把好手,加上暗系法师本来就擅长混乱战场与隐匿身形,即使徐万良与阿离联手,双方仍是胶着不下。

    罗腾这时候使用的都是大范围干扰性法术,单单一个暗系法师标准高级魔法就将大半场地笼罩起来。徐万良本身擅长水系道法,阿离则是纯正剑修,二者都无法将罗腾从中驱赶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罗腾那边不急而徐万良这边却是急了。毕竟阿离的召唤契约是有时间限制的,主宰不会让这种原住民高手随便长时间离界扰乱其它异度世界秩序。

    最后徐万良好像做了什么决定,对阿离秘密传音几句。阿离点了点头,手中御使飞剑的剑诀一变,开始预备某种强大剑术。

    术法笼罩区域的罗腾也看到这一点。他不知道徐万良召唤的助手在准备什么,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让对方剑术完全成形。

    所以罗腾再次主动离开术法笼罩区,攻向场中另外一侧位置的阿离,试图将其剑术打断,然后自己重新隐匿起来。

    可是徐万良怎么会让他称心如意。水系道法也许攻击和速度不强,但限制与缠斗本事并不亚于魔法系的暗系魔法。

    只见徐万良一边驱使无尽之水阻拦罗腾行进,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整座观礼建筑内空气中的潮湿度快速大幅度提高,加上本来天气就比较冷,所有地方都变得水气昭昭,湿气扑面。

    以被征召者体质本来应该不怕这些冷湿气息,不过徐万良所做道法并非只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很多被征召者不得不使出手段提高本身温度,以抵御冷湿之气中暗含的东西。

    就连周围被牵连的被征召者都是如此,更何况场地中被冷湿之气重点照顾的罗腾了。

    罗腾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浑身上下开始凝结冰霜。他不得不消耗本身阴气对大量冷湿之气进行防御,即便如此不知为何他的动作还是下降了一些,好似其所在空间都被迟缓了。

    整个观礼建筑中,只有阿离所在区域依旧是本来模样,没有丝毫改变。

    “东风寒!”

    徐万良道法预备完毕,正在罗腾犹豫是不是要硬接徐万良明显非常强悍的招式去打断阿离时,对方却先一步使出第一击。

    场中许多冷湿之气纷纷凝聚成规则冰晶碎片漂浮在半空中悬而不下,但“东风寒”的招式明显不是这些冰晶,也不是什么东风,它的威力只在于一点---寒!

    从场外高处仔细观看,可以看到那些湿冷之气是由东面开始凝结为冰晶。虽然场中无风,却好似有一股冰寒之风瞬间从东面生成并逼近罗腾所在位置。

    徐万良并不擅长风系道法,这“东风寒”也并非风系。它是召唤一股纯正寒冷气息如同风一般蔓延开来攻击目标的手段。徐万良对于水系道法的掌控赫然已经达到由“水、润”转为“冰、寒”的程度!

    有些职业一开始就有掌控冰系能力的手段,而水系修行者需要经过长时间修行学习以及摸索,才能在达到一定境界之后掌控“化水为冰”的能力。

    看起来似乎水系是远不如冰系能力的,其实并不是这样。

    水系和冰系能量各自侧重点有所不同,当然单论攻击强度来说冰系无疑更胜一筹。不过当水系能力者可以掌控“化水为冰”之后,他们的冰系道法威力要远胜于一般冰系能力。

    这是因为掌控“化水为冰”能力后不但意味着可以在水、冰两方面随时转换,还表示这种人掌控了“寒”的能力。

    控“冰”之人仅仅能够以“冰”借助到“寒”的能力,还远远达不到掌控“寒”之力程度。而控水者掌握“化水为冰”后自然就理解了“寒”之力,当然与只是借助“寒”力的控冰者完全不同。

    徐万良使用的“东风寒”招式,就是大量调用“寒”之力直接攻击罗腾。

    罗腾注意到寒意袭来,马上开始施展防御法术。

    “黑暗庇护?!?br />
    他举起手中半人高的法杖,挥手间一道暗灰色防御能量将其完全护在其中,与此同时徐万良所施展的“寒”之力也到达罗腾所在之所。

    密密麻麻的冰晶碎片一直从场地东面蔓延至此,整个场地中瞬间由原本的湿气密布变成被白色冰晶笼罩。

    接触到徐万良施展的寒意攻击后,围绕在罗腾周围的防御能量波动非常剧烈,经过他好几次能量补充,才重新稳定下来。不过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被湿潮之气和寒意形成的冰球困在了里面,源源不断的寒意依然向他袭来。

    被困住后罗腾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不知他施展了何种手段,还在不断加厚的冰球猛然炸裂开来,罗腾再次出现时周身已经升起一朵朵淡黑色火焰。

    徐万良见第一击并未生效,趁着罗腾还没来得及反击,马上又使出第二招:

    “北风冽!”

    这一招式仍然与风看似有关实则无关,全场“寒”之力开始向受寒意影响形成的尖锐冰晶聚集,所有冰晶由原本半白颜色向透明形态转换,只是瞬间转换就已经完成。

    无数冰晶如同被狂风吹动般集中向罗腾所在位置进行攻击,因为那些冰晶实在太多,导致场中所有人都看不清罗腾所在位置发生了什么。

    等到所有凝聚了寒意的冰晶攻击完毕,罗腾再次显现时形象已经颇为狼狈。

    他的法袍被划破了许多口子,就算不报废也差不多了。脸上被割出很多血痕,法袍破损之处也隐约透露着红色痕迹,脚下地面已经开始染上血迹。